昨日我县普降小雨,太湖站最高气温17.9℃,今晨最低14.2℃。预计今天多云,东北风2-3级,最高气温22℃;明天晴,明晨最低17℃。
大塘村今年没有“升学宴”
发布时间:2017-08-04浏览次数:628 文字大小:

201708040955081981_lbxwXOlJ.jpg

201708040955081980_5eZD9XzD.jpg

201708040955081979_2ayxKPW3.jpg

201708040955071977_bSu2QtV9.jpg

201708040955071978_khrUAELG.jpg  2017年高考录取工作已拉开序幕。太湖县江塘乡大塘村在今年的高考中也成果丰硕,但是,今年该村24个党员干部主动带头,许诺不办升学宴,并签订了“承诺书”。

移风易俗百姓盼

  回顾升学宴的变迁,潘塘组组长、监督组长、村民理事会常务理事甘正中很感慨:过去,考上大学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,意味着孩子跳出了农门、给村里争了光。因此,家里总要摆上几桌,邀约亲朋好友相聚,大家在推杯换盏中,表达对孩子的祝福和勉励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升学宴的规模也越来越大,被请到的亲戚朋友三五十元拿不出手,一两百元很寻常,直系亲属、关系密切的朋友甚至还会更多。而且,攀比之风也在潜滋暗长,少则六七桌,多的四五十桌。七八月份本是农忙季节,却不得不沉湎在觥筹交错之中,让大家有苦难言。现在有了这项规定,在农村是件大好事,大家都减轻了负担。

家庭会议见成果

  宋屋组胡翠娟的大女儿宋金晶考取了池洲学院,大家早就期盼着喝喜酒,她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刚一下来,全村人就纷纷传开了,热情的亲戚朋友主动上门张罗着办升学喜宴。
宋金晶考取了大学,全屋的人和远近的亲朋好友都为其高兴,按照农村的习俗,大家总要你拿三百元、我拿五百元,在一起表达个心意,况且,金晶家二十多年也没办过像样的喜事了,以前也没少送别人家的礼呀,现在热闹下也属应该。
  夏夜的晚上,格外的热,金晶一家人围坐在一起。“这升学喜宴不能办!”金晶妈妈首先开口,她说,现在上面倡导要节俭办一切事,要移风易俗,树立文明乡风。我是刚入党的新党员,又签订了“推动移风易俗 树立文明乡风”承诺书,这个规矩我不能坏。欢乐的气氛一下掉到了冰窖。金晶的叔伯兄弟们坚决要求办升学宴,他们说,我们家几十年来就这一个闺女考上了大学,这是大喜事,这么多年,我们家出人情份子钱也不少了,现在大家都有这个心意,我们不能让大家失望呀。
  “我知道,这么多年来,我们家是付出了三四万,但付出的人情份子钱就一定要收回来吗?”金晶的妈妈胡翠娟提高了嗓门说,我坚决不同意办这个升学宴,现在农村确实有这股风气,不管大事小事,总要邀亲朋好友庆祝一番,讲是庆贺,实际是要大家拿份子钱,村民们都搞怕了,不知增添了村民多少负担。今天,我是一个党员,又是一名村干部,就要带好这个“不大操大办”的头,这里还有好几家在看着我呢!她望着丈夫说:“我管不了其他人,但我要管好我们的家,管好我们自己,给村民们树立榜样。”经过反复的沟通和工作,金晶一家率先在全村做出了不办升学宴的决定。在采访时,记者看到三三两两的亲朋好友登门送礼道贺,胡翠娟夫妇俩边做说服工作,边退还贺礼。

退还贺礼出新招

  大塘村大塘组村民汪三来,唯一的儿子今年考上省公安职业学院,通知书刚到,一家人沉浸在喜悦之中。这个喜悦很快传递到了亲朋好友,亲朋好友还是为我们家张罗办升学宴,我们再三解释都没多大作用。这几天他和妻子一边在家忙着招待亲朋好友,一边忙着退礼金和手机红包。他告诉记者,他通过登门和微信红包退还贺礼2万多元。
  汪三来对记者说,“虽说我家独生子马上要上大学了,按照农村惯例,我家是第一个要办升学宴。但是,我是一名党员,又是村红白理事会理事,我理当响应移风易俗号召,顶住别人的议论和亲戚朋友的指责,在我们村,我要成为第一个带头不办孩子升学宴的人。”

新规新风顺民心

  大塘村总支书记汪玉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“我们村成立了红白喜事理事会,我是理事长,还有6位常务理事,54名理事会会员。今年,全村有24户人家子女考取了大专院校。前段时间,村里138名党员都签订了“推进移风易俗、树立文明新风”承诺书,带头不办升学宴,并积极在自己的亲朋好友中开展宣传,反对奢靡浪费之风,自觉做移风易俗的推动者、文明节俭的带头人。为此,24户中党员家庭做了书面承诺,一般村民家由常务理事包干,入户要求村民口头承诺,仅此一项,全村能节省50多万元。不办升学宴的做法,既遏制住了‘舌尖上的浪费’,又净化了村风民风,村民也很拥护支持这种做法,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。”
 
  编后:孩子高考,得了“比上不足比下有余”的分数,被一所大学录取了。于是同学、同事、亲朋好友们一个接一个地恭贺办个“升学喜宴”庆祝庆祝;更有说话直白的,认为常年累月参加过很多各种宴席,送出的礼也多了,该借孩子考上重点大学的由头办个宴会收些“回头礼”也是情理之中的事。对于这一片好心善意,在太湖县大塘村24户人家由衷感激的,但无意于办“升学喜宴”,更无意于以此敛财。在与孩子和家人商议之后,纷纷退还亲朋好友的贺礼,决定了:不办“升学喜宴”。
  说实话,多年来接到过不少“红色请柬”,诸如晋升啦、孩子满月啦、楼房竣工啦、结婚啦、生日啦,孩子升学啦,不一而足,都有参加过,当然也都得送上一份礼。由于贫穷,有人送的礼不会多,少则三百元多则上千元,如是而已,但集聚起来也该是一个可观的数字,有时也觉得心痛肉痛的。如今自己的孩子考上大学了,似乎于情于理都得该办个“升学喜宴”,然而熟思之下,在大塘村,孩子升大专院校的24个家庭,一致许诺不办“升学喜宴”,值得学习借鉴与推广。

关于我们 | 站点地图 | 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 | 页面纠错
主办:太湖县人民政府 承办:县政府办公室 技术支持:县政府信息中心 制作:商网
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、建立镜像 请将显示分辨率调为 1024*768 像素
ICP11015649-1 访问统计: